此去经年

山长水远,何必慌张

【巍澜】番外 八年 (余生番外1)

终于来了,我觉得我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巨大的坑……


这篇算是弥补正文里的缺失,然而只有这一次🙃🙃🙃,我跑路了,没有以后了……


八年


>>>消失部分在这里<<<


当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缝隙里倾泄进来的时候,赵云澜已经悠悠转醒,轻微挪动身体,酸痛感便如同洪水一般侵蚀过全身的每一寸,咬着牙关没发出声音,赵云澜撑着起身,怔坐在床上,眼睛还泛着睡眠不足的干涩,看着满地七零八落的衣服裤子,扶着脑袋发懵。


门边的空地上,大庆舔着满满一碗的猫粮,眼神怨愤的瞧着自己,赵云澜从几乎生锈的脑袋里挤出那么点儿记...

人如浮萍灯火,说灭就灭了

千金不换 ——给《余生》

终于等到遥遥这篇,收到的时候竟然有些不舍打开……


等全程咧着嘴看完,却不知道是被这里提及的那些情节打动了,还是被遥遥笔下的纯真感染的说不出话来。


就像傻傻的小孩子,对我说着喜欢,把她最爱的糖果送给我一样,那么柔软,那么窝心。


每一段都戳在我心坎上,遥遥你肯定会读心术吧?


还是那句,感谢巍澜,感谢因为文字而带来的相遇,真美好。


左手边的遥控器x:

 @此去经年  



《余生》这篇文,相遇于偶然,也深爱于偶然。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福报,让一贯不在同人圈看长篇的我阴差阳错地陷进去,陷进《余生》,也...

无可摧毁的纯真(下)——给此去经年太太的《余生》

终于在期期盼盼中收到了空山老师的后5000字,觉得自己甚至有点强人所难……    脸皮太厚啊


如果说上篇还是在我的文字基础上做分析,那么这五千字就加注了空山老师自己在生活中的所获,所感,所悟,却是真真触动了我,惊艳了我。


空山老师说到了杨平哥哥的案例之后赵云澜的灵魂拷问,究竟苟延残喘和体面收场哪个才是最终渴求,我想这的确是我想传达的,追问的,可却是连我自己也没有答案的。探索生命的意义,本就是个哲学问题,空山老师也许与我一样,都有着难以释怀的亲身经历,所以我们疑问,不确定,确又仿佛知道那个答案,又在怀疑是不是再一次还会是同样的答案?


“否认,愤怒,抵抗,...

【巍澜】 余生 (双医AU)

不知不觉已是最终章,没想到最初只是一闪而过的脑洞,最终却被我讲成了故事。


故事结局,还是难免不舍。特意踩点6:13分,镇魂播出的日子,全是一种致敬吧,谢谢巍澜,有了巍澜,才有余生。


有人问我,写到最后,你笔下的巍澜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我想,他们就是个两个完全自由的灵魂,在现实的泥沼中驰骋。


我心向往之……


第二十六章(最终章)


沈巍的最后一次手部神经功能检查,是在郭长城离开的一周后。


赵云澜站在手术台上,因而错过了这次作为家属旁观旁听的机会,以至于沈巍在检查后,轻描淡写的告诉他没有出现任何神经损伤的时候,他是怎么着都不...

【巍澜】 余生 (双医AU)

更完这章,我可以确定,还有一章就完结了。


越到最后,似乎越发无从下手,希望别让爱这个故事的人觉得失望。


第二十五章


当楚恕之陪着郭长城,从陈海洋妻子的病房走出来的时候。他居然是头一回发现,身边的这个大男孩儿,他看似胆小脆弱,其实内心无比果敢无畏。

他甚至不敢相信,这个才站在职业生涯路口的男孩,会如此坦荡的,接下来自陈海洋妻子的发难,抱怨,甚至中伤,只是不发一语的承受,而后道歉,鞠躬,一遍又一遍。

他更加料想不到,在走出病房前,这个男孩儿从来不善言辞,却突然前所未有的镇定自若,理直气壮,他说,

“ 我来这儿,穿着白大...

闲言碎语

本来是觉得没有必要写这些东西,但是今天看到了一些声音,就没办法继续装聋作哑。


首先必须要强调的一点,我写余生这篇文,初衷从来就不是要去歌颂某个职业,某些人,或者是去科普某些知识,教育别人为人处事,我没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意愿。

之所以大家会有这些感受,主要是因为这个职业的特殊性,所以这并不是我带来的,是大家在自己固有的认知和生活所得的经验里自己去体味,感受的。


其次,我要说的是我从没有想过要夸大这个人设下的人物品质,性格,或者说价值观。

也就是说,我所写的,都是我看到的,听到的,或者是按赵和沈这两个人物的性格特征去推断斟酌出的,他们在这个AU下,应该做,和肯定会做的事。...

【巍澜】 余生 (双医AU)

这次真的有点久,久到可能需要大家去回看上一章,抱歉,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迟迟不想写下这几章。


这章可能对于大家来说是无趣的,但我自己喜欢。


剩下的章节不多了,但在回翻的时候又发觉之前的部分内容写的实在粗糙,想去补充章节,又怕大家看着不便,所以都放进番外吧。


第二十四章


在楚恕之的意识里,一直拿郭长城当小孩儿看,事实上,他心地里的单纯直白,也的确是个小孩儿。


楚恕之还记得第一回见他的样子,背着个双肩包,手里抱着白大褂,白白净净,怯生生的叫他楚老师,打那个时候起,楚恕之就从心底里认定,这小孩儿不适合这一行,...

【朱白】 我和他的流水账

纯属脑洞,请不要上升真人



不定时掉落第二次,依旧是小白视角



龙哥今天收工的特别的早,从我活动结束还没离开现场开始,他就已经叫嚷着,要我还他欠他的一顿饭。


说起这顿饭的来历,呵,我只要一想起来,就无比的想要吐槽龙哥的幼稚。


大概是上个星期末的晚上,龙哥像是发现新大陆了似的,提出要跟我PK线上随机掷色子,赌注呢,就是一顿饭。


我当时二话没说,立马答应,陪龙哥玩游戏这种事儿,我向来乐此不疲。当然还有更重要的理由,就是我已经开始琢磨着,龙哥请的那顿饭,我得吃点什么?


然而等游戏正式开始以后,我才发...

【朱白】 我和他的流水账

犹豫了半天用大号还是小号,最后就这么招吧,写都写了


纯粹脑洞,请不要上升真人!


这应该是个系列脑洞,全部以两人的各自第一人称为视角,写的很随意,全当收获快乐,不喜欢就别点了……



这是我跟龙哥认识的第666天。


666,这数字儿是真的吉利,我迫不及待,就发了条微信给龙哥。


已经入夜,大概九点多钟吧,我估摸着龙哥还在工作,也就没有刻意去等他回复,结果没隔几分钟,龙哥居然拨了视频过来。


我今儿在家宅了一天,头发糟的跟鸡窝似的,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让他看见,但这不好意思也就持续了一两...

1 / 9

© 此去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