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经年

山长水远,何必慌张

千劫百难,初心不改

又是一夜之后见到惊喜,天使们要好好休息啊。

看完这篇文评的时候,有些能理解很多读者小可爱读文后的感受,原地暴哭……

真的非常感谢@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太太,这样耗费笔墨的把我这个故事解读的如此细腻,诚恳。 我自己尤为喜欢其中在人设上的对比,因为这也的确是废了很多心神细细去揣摩后得到的产物,希望留住人物最原本的本初,也不枉费原作者的塑造,最动人的往往不是爱的轰轰烈烈,而是在现世中踏遍荆棘,踽踽前行时,依旧饱有爱的勇气,然后这爱,可以互相扶持,相互成全,能战胜一切刀剑风霜,甚至死亡。


最后,再感谢一次,特别感谢您的厚爱,我也很爱您,比心❤。

猫先生的点心铺子:

写给 @此去经年 太太的 《余生


这篇文十分好看,颇为后悔这么晚才看到,也颇为庆幸这么晚刚看到(因为已经比较肥了)。


但这个评论写得很急,相当不专业而且大部分时间在跑题,我觉得不能很体现出这位大大的特色,但是又迫切想与小伙伴们分享,就先这么发出来了。


对于AU这种设定,其实很难把握,特别是沈巍赵云澜这种“神”。不是异能,不是神力,他们是神,有神祗的力量,和神祗的心胸。一旦做了AU设定,失去了神祗的能力,还需要表现神祗的风骨,这就比较有挑战性了。《余生》的设定选择了大外,这是个很令人惊讶又十分合理的选择。医生的救死扶伤与神祗的救世虽然有规模的不同,从初心而言,实在是同出一辙。而外科这个专业,在手术台上,手术台下,要临时决定的取舍都太多了。这是个需要时常直面生死的专业,也是个十分残忍的专业,从提前结束妊娠挽救孕妇,到牺牲两条腿保住性命,再到矿难现场放弃部分无法救治的人优先挽救有希望的伤员,甚至是自己的同事自己的战友。这是个无法容错的地方,不存在失败了重来。所以一个外科医师必须是强硬果决的,如果不能在刹那间做出决定,很可能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而在天朝的制度下,很多决定的后续可能并不友好。辛苦救治的病人因为后续经济压力、生活质量下降、家人的疲惫怨言,他们无法怨恨自己,无法怨恨亲友,只好选一个最方便怨恨的,就是医生。这大约也是医者最伤心的一点了,并不能指望所有费尽心力救治的人都能感激,但至少也不想被怨恨。


一台手术几个小时十几小时,很多人做完直接虚脱。赵云澜这种老胃病撑下一台手术,注意力高度集中,精神压力大,那更是会加重胃痛的,他那种下台后几近休克的描述,可以说是相当写实了。还有林静接过血袋捂在怀里体温加热,这种小细节都是外科大夫们太习以为常的操作了。然而在这样的救治之下,无比疲惫的医生出了手术室,还要面对更多的恶意。沈巍被打伤的腿,赵云澜被开瓢的脑袋,大抢救后因为集中护理调换床位而被问责,这种疲惫比手术中身体的疲惫要强一万倍。为什么救了人,反要被伤害呢?(评论区很多体系内或者家有体系内的小伙伴们都在说,累,很累,这个累,很大部分其实指的最后这一步吧。)


对不起总是要啰嗦这么多,但是如果不先说一下前面这段我觉得我无法说出这个沈巍和赵云澜好在哪里。


不知道小伙伴们能不能理解一个主任对整个科室的意义,一个科室主任的画风基本确定了这个科室的成就。一个主任,要对下镇得住,对上硬得起。前一条,赵云澜对楚恕之说“道歉”,这里是个十分典型的刻画,楚恕之,心高气傲,但是因为赵云澜,他收敛了脾气。后一条,赵云澜对着高院长说:“沈巍抛却一切从美国回来,不是为了来这受你们指摘的。”只有对上硬得起的主任,能护着自己的人不轻易受委屈,就能让手下的人放心去做事,不用把更多精力搁在谨小慎微上,这样的主任就特别能够镇住全科室。这个设定,其实很符合原著的镇魂令主、特调处长。他带着一帮牛鬼蛇神们,怎么把他们拧成一股绳的?一个是镇魂令主自己能力强,另一个就是他能让特调处的人拿着高薪放心干活,比如楚恕之被地府拖延功德枷时限,他就要去给楚恕之讨公道。比如他让沈巍主管整个科室,沈巍的决定他就要支持,医院施压,他就去院长那顶住。他能挺直这个腰杆,一个是他自己素质过硬,包括晋升职称时候的神级操作,也包括他身后老爷子的能量。在这个人设的基础上,他的油滑和强硬,热血和冷静,都可以放心铺陈,并展开一张保护伞,护住手下的人。同时他又是冷醒的,他对郭长城,就明确表示,收你是因为关系,但你得自己撑得下去,撑不下去,大外是不要废物的。一个猪队友,在抢救中是会致命的。


但他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比如林静的死,比如杨平可能永远醒不过来,比如李青空荡荡的腿。他也会动摇,也会害怕因自己“为了成全自己的无愧于心,没有遵循家属的决定,擅自的把一个更大的难题措手不及的抛给他们。”但是不管时光倒流多少次,在那一刻永远会优先选择救助生命。就是原著里昆仑所说的“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这一点上,大外科主任赵云澜和大荒山圣赵云澜并没有不同。没有神力,但有神性,赵云澜的风骨就立在这里了。


再说沈巍。沈巍也是个强硬的人,但他的强硬更来源于无欲则刚。他在做出决定的时候,面对可能的风险,想到的是反正一无所有,我不怕你们。所以他进入医院第一台手术就选择了风险极大的终止妊娠手术(嗯这台手术太复杂我只能简单粗暴概述之),强硬地在医院里进行床位调度,脱了隔离衣打算去给赵云澜寻个公道,再加上之前历经八年重新走回赵云澜身边的经历,这个人身上,有小鬼王沈巍的狠劲,和斩魂使沈巍的隐忍。


行文至目前,有两处片段最能引起共鸣,一处是第六章楚恕之对郭长城说的长长一段话,这段话我不想强行概括也不想简单粗暴复制粘贴,这段话概述一下就是“这个行业,的确能带给人光亮和希望,可它也同样残酷”,但合适被一字一句阅读。第二次是在矿区急救时赵云澜对郭长城说“你必须做出选择”“在舍与得之间,谋取最佳结果”。但其实这两段的共鸣并不是在原著基础上贴合的那种共鸣,这是属于医者的特调处全员的一种共鸣,作为同人人物,这一刻他们脱离了原著,真正在一个平行空间里活生生的存在着。


其实对《余生》这个文,我本来是不太敢评论的,因为看得特别急迫,所以很多感受都是第一印象就匆匆写下来,而且大部分都是废话。但是看到这么认真的作者,又特别想摇旗呐喊一下:“作者大大你看,坑底还有我们这样的小可爱们期盼着。”就,厚着脸皮发粗来了。


最后喊一句心里话:太太你特别好!



评论(2)
热度(84)

© 此去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