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经年

山长水远,何必慌张

【朱白】 我和他的流水账

纯属脑洞,请不要上升真人



不定时掉落第二次,依旧是小白视角

















龙哥今天收工的特别的早,从我活动结束还没离开现场开始,他就已经叫嚷着,要我还他欠他的一顿饭。


说起这顿饭的来历,呵,我只要一想起来,就无比的想要吐槽龙哥的幼稚。


大概是上个星期末的晚上,龙哥像是发现新大陆了似的,提出要跟我PK线上随机掷色子,赌注呢,就是一顿饭。


我当时二话没说,立马答应,陪龙哥玩游戏这种事儿,我向来乐此不疲。当然还有更重要的理由,就是我已经开始琢磨着,龙哥请的那顿饭,我得吃点什么?


然而等游戏正式开始以后,我才发现,龙哥对我的宠溺绝对是有挑有选的,譬如在玩游戏这件事情上,在他眼里,我根本就不是弟弟。


第一回合,他掷出4,说,这是试水,于是我跟着,掷出个1来,然后他立刻敲板,判定我输……


我说龙哥,你的良心呢?他停顿了片刻,估计是良心发现,要求正式来第二次。


于是第二回合,这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差这句话,绝对是个真理,龙哥让我先掷,我竟然云淡风轻的掷出一个6来,而后不顾身旁一众的工作人员,笑得几乎要背过气去,结果龙哥说,一人赖一次,第三次决胜负。


行,我欣然答应,谁叫他是我龙哥呢?


第三回合,我们约定了由龙哥来倒计时,然后两个人同时掷出,结果……两个3。


我有一刻真的怀疑,我竟然会和另一个男人玩掷色子,玩了将近十分钟?但就为了龙哥的那顿饭,今天必须得掷出个你死我活。


第四回合,龙哥的倒计时之后,我就看着那骰子在屏幕上转动的幅度越来越小,而后终止,他是个五,我是个四。


我顿时哀嚎出声来,立刻发了句语音过去,我说        

“龙哥,你到底懂不懂爱护弟弟?”


龙哥立马回了过来,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你每次在节目里怼我毛猴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我是哥哥?”


也是,看在我常胜的份儿上,行行行,我让着你。



等我终于结束了所有工作,火急火燎赶回了家,龙哥已经窝在沙发里,看着电影等我。


“不是让我请你吃饭吗?怎么又让我直接回来?”


我狐疑的看着龙哥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认定他一准没干好事儿,果然,他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然后朝着厨房的方向努了努,

“食材都给你买回来了,你做给我吃。”


???我瞬间犹如晴天霹雳,让我做饭?我真的是……煮个方便面都是半熟的啊?于是我翻着白眼,走进厨房里翻看了看,原来龙哥买的都是些半成品,只要洗洗菜,切成形,再把火锅底料倒进去煮一煮,弄一顿丰盛的火锅没问题。


“嘿嘿,”    我看着龙哥走过来,赶忙扯出个绝对乖巧的笑容,“哥哥,搭把手啊?”


龙哥瞪我一眼,却是已经挽起袖子,开始整理,原来,菜已经尽数洗过了,就剩了切好装盘,于是,我看着龙哥用并不太熟练的刀功认真的切分着,心里特别乐呵,从袋子里抓了把樱桃,自个儿边吃,边拎了颗,塞进龙哥嘴里。


“唔,”龙哥一边嚼着,一边问我,“你洗过了吗?”


我继续往嘴里塞着,“没洗,没事儿,反正人的唾液本来就有杀菌功能。”


龙哥无奈的笑瞧着我,“歪理。”


“真的是,       那,那你平时要是手上哪被划了个口子,不也塞嘴里嘬一嘬吗?”


龙哥忽然停下手里的活,憋着笑回过头来,“那你给我嘬一个,我看看。”


龙哥又想诓我,可我又不傻,于是心里逗他的小心思露了头,我眯眼抿着嘴乐了乐,看着他,


“咋?   你的口水没有这功能? 那我的给你用!”


而后我一个飞扑,龙哥猝不及防,只来得及用手堵住我的嘴,


我:“呜呜呜”


龙哥:“诶……你再来我揍你了啊!”



当然,后来这顿火锅我们是吃成了,算是龙哥亲手做的,我就知道他心口不一。


算是我俩专属的独一份儿的火锅,清汤锅里煮面条,红汤锅里涮菜,然后龙哥,会先用面条打了底,再把红汤锅里的涮菜往上一淋,放在我手边,冒着腾腾的热气儿,这时候呀,我总忍不住调戏他一句:

“要不就来个全套的,给我喂嘴里得了!”


龙哥总是那副好气又好笑的表情,把筷子往我手边一敲,

“滚蛋!”   

这样软软的骂我一句。








等余生的宝宝们,明天更新




评论(20)
热度(180)

© 此去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